初年墨色

生贺      忆年

樱拢了拢衣服,出了地铁。下雪的东京格外的冷,似乎呼一口气都会被凝成霜。街上一改之前的素净,挂上了象征圣诞的小橡木和铃铛。

“明天就是圣诞了”她想到。但随即她又意识到这是个不一样的节日。没毕业的樱总是在这天与好友一起去庙会。精致的木屐,浅色的和服,因少污染而晴朗的夜空,还有各色远道而来祈福的人。这就是樱对年节的记忆。

当然还有庙宇里固定的抽签活动。好友运气总是很好,大吉的福气年年不断,让樱不住地嫉妒。没错,樱是那种抽签没有大吉也无大凶的女孩,平凡不惊,泯然众人。

但樱也曾做过一件出格的事,在她懵懂的年少时期。这让樱深深地回忆,且从未忘记,那是她的少年时代。

樱曾喜欢一个少年,个子不大高,却率性,嗯,长得也很好看。这是樱的第一印象。男生热爱网球,并且决定发展成职业。樱不懂要付出怎样的努力才能成功,只是当他训练到受伤时为他心疼。男孩比赛失利,郁郁不振。樱听说夜里求签会让神明听到自己的声音,这可以给人带来好运。她决定试试,为了她喜欢的人。

樱半夜摸出家门。四寂无人。也是这样的冬夜,只是没有热闹的人群。庙宇在山上。她几乎是壮着胆子,提着心走上去。虔诚地拜了拜隐在暗色的神像,向签筒伸出手去,在电筒的照射下,她拆开了神签。

大吉。这是她短短十几年人生中最幸运的时刻。象征着好运的神签在她手里被反复翻看。这是她为爱人下决心抽的签,保佑他事事顺遂,称心如意。是神明听到她的心声而特地给她的吗?她不可置信地四处望望,除了虫鸟的鸣叫,什么也没有。她忘记了自己的害怕,在哈气声中,向沉睡的城市走去。

一声声礼花的声音传来,这是每年庙会的固定节目。在绚丽的烟花里,樱回忆起了人生甜蜜的时刻。

而今天,恰是平安夜。是她最爱的人的诞生日。“生日快乐!阿越。”樱闭上眼,默默想到“要幸福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.12.24   

#香槟玫瑰

如果说人都是见多才识广的话,那我大概就是那个入世已深的人。我见过大秦身披战袍的潇洒模样,也略有涉及欧洲贵族们的风流韵事。
但,如果让我说,那个最优雅温柔的人,我认为非弗朗西斯莫属。
他喜欢用男士香水,没有其他人妄图的粗犷征服,他悄悄收起了锋芒,就像他温顺的金发一样。比起他喝红酒的样子,大约弹琴的他才能将那双修长的双手表现出来。
他有些慵懒,说话也不着调,果然他更适合与人交际,似乎什么人他都能与其好好交往。这大概是他的优点,但我并不希望别人与他进行调笑一般的交流。
因为明朝禁锢的原因,我并没有看到他最辉煌的时刻,或者说充满戾气的样子。他的元帅用长剑与战马,征服了欧洲。他的名声,驰骋于各处的宫殿。法兰西,曾立于世界史的顶峰。
而对我来说,这并非有何不好,起码我们情况相似,纵然信仰不一。
只有曾落下云端,才知彩虹的美好。        当然,温柔的人往往伤你最深。弗朗西斯最爱的,就是酒吧里妖艳的女人,大概还有清纯的校园女生。总之,他大约来者不拒。我只知道他深爱一人,至于是谁,反正不会是我。
来到了巴黎年,弗朗西斯邀请我到法国去,说是花开盛景,不得辜负。他是何时学会了这些词汇呢?不管如何,我还是去了,为了那个盛大的中法文化交流。好吧,还有他说的花开盛景。
在普罗旺斯的花园里,他紫色的眸子笑出了灿烂阳光。“小耀,作为你能来的谢礼,这束花就送给你吧!”
他的玫瑰不似火一般艳丽,而是甜蜜的奶油色。
之前说过我也算见多识广的人。
于是我接过了他的玫瑰,只钟情你一人。
两艘航行已久的船,有了正确的方向。看着他的金发,我如此想到。

双向暗恋(大概)
香槟玫瑰,保加利亚国花。代表花语:爱上你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,想你是我最甜蜜的痛苦,和你在一起是我的骄傲,没有你的我就像一只迷失了航线的船。寓意为:我只钟情你一个。

#中法建交

我还记得又一次见到弗朗的样子。他不再穿着很多年前流行的华贵礼服,也没有作战时的血气狂躁。欧洲复苏让战后无力的他终于有了一点活力。
或许,主席的话是对的。法国,迟早会来找我们的,因为处境太过相同。
就像现在,弗朗穿着定制西服,拿着高脚杯向我走来。他向我祝贺,他们伟大的戴高乐将军现在的法国总统,同意一个中国政策,愿意与我们建交。
那副优雅的姿态,已是多年不见。二战时,他忙着不断拉大国救援。诺曼底登陆,成了他又一次返回至高权利顶点的机会。
但欧洲元气大伤。
美国,那个新生国家又怎么会让他重新站起来。伊利亚和阿尔用实力在德国划了边境。从此西欧进入了北约的范围。连亚瑟都不得不接受,他从小带大的孩子变得精明强干。而你,弗朗西斯,你的上司却怀着别样的心思,拒不接受管辖。
若非政见不同,我真想给你送一捧红掌。
你的外交官在台上喋喋不休,谈着两国的利益,说着相同的立场。谁和你们是同一立场?你是想逃出阿尔的温柔渗透。我却是不得不离开伊利亚的强权控制。
缓缓喝下你递过的红酒,这酒可没有我在井冈山上藏的好喝。但现在,却回不到那个地方了。
谈判异常顺利,看得出你们的急切心情。
1964年1月27日,我们站在一起,对着全世界宣布,中华人民共和国与法兰西共和国正式建交。
我们牵着手,面对数不清的闪光灯。
你侧过头,向我笑笑,一往的迷人。“说起来,我可是你的第一个西方建交的国家呢。”
是啊,法兰西,你是第一个。

光影之下

ヾ(o◕∀◕)ノ ヾ(o◕∀◕)ノ 新手上路,求评价~

这是一个屌丝励志的故事(并不)


【壹】

我叫堀尾,堀尾聪史,是个有两年网龄的人。这是我初中最常说的开场白,充满了路人甲的平淡无奇。

我的整个中学生涯,也恰似这句话一般无趣。我的生活本来也是可以光芒万丈的。但越前的到来打破了一切。

越前龙马,从小学习网球,曾打进美国青少年网球公开赛。父亲是大满贯得主,从小居住在美国,现暂时在我们学校学习,是青学的一年级正选。

天赋异禀,传奇少年。任凭一个人看见了他,都会这么觉得。

曾经,我也对他充满敬佩和羡慕。我会为他收集比赛对手的资料,不遗余力。我会去他家告诉他比赛的详情,绞尽脑汁地为他编造迟到的理由,即使我会受罚。看上去,我们就像好哥俩。

但那只是曾经。

她,和他们的出现,让我们的友谊走向尽头。甚至,我还在想:也许只是我单方面认为的友谊。毕竟,越前从来都没有任何表示。或者说,他只是无动于衷。

我喜欢小坂田朋香,即使每个人都知道她喜欢越前。我喜欢她梳着小辫活力十足地来到球场加油的样子,喜欢她为了靠近越前而拼命学球的样子,喜欢她因为游学的到来而兴奋地哼歌的样子。 

在其他人的眼里我和小坂田水火不容,经常为了越前的事宜而争吵,其实我只能用这种方法去接近我喜欢的女孩。我看着她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,看着平时总是望着越前的眼睛里现在全是我,就忍不住笑出声,当然这会迎接她更愤怒的声音。

越前在当上正选后,逐渐远离我,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参加训练,也和高年级的学长相处得很好。他的前程远大。

而我依旧是一个一年级的小鬼,在日复一日的练球中沉沦。我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,如果越前离开,我会不会因此出人头地。

老天佑我,越前真的回到美国去了。我们前去送行,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,蓝天下的东京正在飞速发展,窜起的高楼仿佛在庆祝我即将有的美丽人生。

可是我太高估自己了,即使没有了越前,网球天才也比比皆是。升入二年级后,一年级的新生中又出现了一个球技超好的人,纵使他没有越前那样恐怖的影响力,我也感受到了对网球的无力。

注定平庸。

我想起了数学老师面对我们糟糕的成绩时对我们说的那句话:你们注定泯然众人。那时我不以为然,总认为幸福也存在于众人里。

但事实总会相反。我好像生活在深海,在沉重的海压下艰难生存。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光源,却无力去触碰。在彼此丑陋的嘴脸里,小小地嫉妒着那些能看到满是星星的天空的人。

【贰】

我叫堀尾聪史。是东京的一个小公务员。

拿着一成不变的薪水,做着叫苦不堪的工作,在人潮拥挤的地铁上细数着冷漠人群的内心的无助。清晨的太阳还未突破云层的包围,东京塔在地铁的窄小车窗上一扫而过,塔尖上的红光闪进了我麻木的心。

我在高中断了网球部的训练,因为我终于发现。无论有怎样的练习,没有天赋,也依旧是输。比起其他人的冲劲,起码我有自知之明,不是吗?越前在离开日本后,参加了美国队并获得了优胜。他凭借着好看的脸蛋和强大的实力获得了一大票粉丝。果然,他前程似锦。

在经过高三拼死拼活的训练后,我艰难的上了东京大学,踩着分数线得到了东京公务员的职位。朝九晚五,三点一线,成为了我余生的真理。

我爱上了一个女孩,她叫藤川惠,有着淡棕色的马尾,笑起来有个小酒窝。她是越前龙马的粉丝。在知道这件事时,我曾经暗叹,我的世界在国中时代就充斥着越前龙马这个阴霾,他不断包围我爱的人,而我无能为力。

我准备向她求婚,因为我真的爱她。

我把求婚地点定在网球场,单膝跪地,不顾周围人的眼光,不顾她诧异的眼神,生平第一次,我说出了心中所想,不考虑那虚构的美丽人生。

“Well,亲爱的,我知道这会让你惊讶。但希望你能听我说完。我没有你爱的越前龙马那样的绚丽的球技,我是那个永远跟在后面的队员。也没有惊人的财富,只是一个公务员,但我真的爱你。我希望能和你执手一生,看遍世间风景。所以嫁给我,好吗?”

我看见惠丢下了球拍,向我冲了过来,夕阳的余晖紧随在她身后。

“呐,聪史,我爱你是不会因为财富,实力而改变的。你从没有放开我的手,我又怎么会放开你。”

她微偏着头,笑出了这世界上最美的酒窝。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辉顺着她的耳畔射入我的眼睛。不是沉闷的血红色,而是闪耀的金色。

那一刻,我的世界,春暖花开。我好像终于从越前的阴霾中逃了出来。在阳光的闪耀下,赶上了幸福的末班车。

我依旧泯然众人,但幸福也来自于众人中,不是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。◕ˇ∀ˇ◕)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赶在开学前写了出来,写到一半突然觉得越前跟堀尾在一起也不错的我真是疯了orz

刻毁了(つд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