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年墨色

光影之下

ヾ(o◕∀◕)ノ ヾ(o◕∀◕)ノ 新手上路,求评价~

这是一个屌丝励志的故事(并不)


【壹】

我叫堀尾,堀尾聪史,是个有两年网龄的人。这是我初中最常说的开场白,充满了路人甲的平淡无奇。

我的整个中学生涯,也恰似这句话一般无趣。我的生活本来也是可以光芒万丈的。但越前的到来打破了一切。

越前龙马,从小学习网球,曾打进美国青少年网球公开赛。父亲是大满贯得主,从小居住在美国,现暂时在我们学校学习,是青学的一年级正选。

天赋异禀,传奇少年。任凭一个人看见了他,都会这么觉得。

曾经,我也对他充满敬佩和羡慕。我会为他收集比赛对手的资料,不遗余力。我会去他家告诉他比赛的详情,绞尽脑汁地为他编造迟到的理由,即使我会受罚。看上去,我们就像好哥俩。

但那只是曾经。

她,和他们的出现,让我们的友谊走向尽头。甚至,我还在想:也许只是我单方面认为的友谊。毕竟,越前从来都没有任何表示。或者说,他只是无动于衷。

我喜欢小坂田朋香,即使每个人都知道她喜欢越前。我喜欢她梳着小辫活力十足地来到球场加油的样子,喜欢她为了靠近越前而拼命学球的样子,喜欢她因为游学的到来而兴奋地哼歌的样子。 

在其他人的眼里我和小坂田水火不容,经常为了越前的事宜而争吵,其实我只能用这种方法去接近我喜欢的女孩。我看着她因为愤怒而涨红的脸,看着平时总是望着越前的眼睛里现在全是我,就忍不住笑出声,当然这会迎接她更愤怒的声音。

越前在当上正选后,逐渐远离我,他需要更多的时间参加训练,也和高年级的学长相处得很好。他的前程远大。

而我依旧是一个一年级的小鬼,在日复一日的练球中沉沦。我突然有了一个疯狂的想法,如果越前离开,我会不会因此出人头地。

老天佑我,越前真的回到美国去了。我们前去送行,那天的天气格外的好,蓝天下的东京正在飞速发展,窜起的高楼仿佛在庆祝我即将有的美丽人生。

可是我太高估自己了,即使没有了越前,网球天才也比比皆是。升入二年级后,一年级的新生中又出现了一个球技超好的人,纵使他没有越前那样恐怖的影响力,我也感受到了对网球的无力。

注定平庸。

我想起了数学老师面对我们糟糕的成绩时对我们说的那句话:你们注定泯然众人。那时我不以为然,总认为幸福也存在于众人里。

但事实总会相反。我好像生活在深海,在沉重的海压下艰难生存。好不容易看到了一点光源,却无力去触碰。在彼此丑陋的嘴脸里,小小地嫉妒着那些能看到满是星星的天空的人。

【贰】

我叫堀尾聪史。是东京的一个小公务员。

拿着一成不变的薪水,做着叫苦不堪的工作,在人潮拥挤的地铁上细数着冷漠人群的内心的无助。清晨的太阳还未突破云层的包围,东京塔在地铁的窄小车窗上一扫而过,塔尖上的红光闪进了我麻木的心。

我在高中断了网球部的训练,因为我终于发现。无论有怎样的练习,没有天赋,也依旧是输。比起其他人的冲劲,起码我有自知之明,不是吗?越前在离开日本后,参加了美国队并获得了优胜。他凭借着好看的脸蛋和强大的实力获得了一大票粉丝。果然,他前程似锦。

在经过高三拼死拼活的训练后,我艰难的上了东京大学,踩着分数线得到了东京公务员的职位。朝九晚五,三点一线,成为了我余生的真理。

我爱上了一个女孩,她叫藤川惠,有着淡棕色的马尾,笑起来有个小酒窝。她是越前龙马的粉丝。在知道这件事时,我曾经暗叹,我的世界在国中时代就充斥着越前龙马这个阴霾,他不断包围我爱的人,而我无能为力。

我准备向她求婚,因为我真的爱她。

我把求婚地点定在网球场,单膝跪地,不顾周围人的眼光,不顾她诧异的眼神,生平第一次,我说出了心中所想,不考虑那虚构的美丽人生。

“Well,亲爱的,我知道这会让你惊讶。但希望你能听我说完。我没有你爱的越前龙马那样的绚丽的球技,我是那个永远跟在后面的队员。也没有惊人的财富,只是一个公务员,但我真的爱你。我希望能和你执手一生,看遍世间风景。所以嫁给我,好吗?”

我看见惠丢下了球拍,向我冲了过来,夕阳的余晖紧随在她身后。

“呐,聪史,我爱你是不会因为财富,实力而改变的。你从没有放开我的手,我又怎么会放开你。”

她微偏着头,笑出了这世界上最美的酒窝。太阳的最后一丝光辉顺着她的耳畔射入我的眼睛。不是沉闷的血红色,而是闪耀的金色。

那一刻,我的世界,春暖花开。我好像终于从越前的阴霾中逃了出来。在阳光的闪耀下,赶上了幸福的末班车。

我依旧泯然众人,但幸福也来自于众人中,不是吗?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(。◕ˇ∀ˇ◕)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赶在开学前写了出来,写到一半突然觉得越前跟堀尾在一起也不错的我真是疯了orz

评论(2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