初年墨色

长眠

       它长眠于山下,仰望着他走向山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题记

   一 越前龙马方面

      澳网四强赛的现场,观赛的人们没有看见今年卫冕冠军越前龙马,取而代之的是大屏幕上的公告:头号种子越前龙马意外宣布退赛,原因不明。观众纷纷把目光投向越前的网球团队,这位培养出两位传奇的天才世界冠军的经纪人正到处找药,情绪显得异常激动。

   而当事人越前龙马,此刻正坐在回日本的特快飞机上。压低帽檐,无视一众惊讶到想要拍照的乘客。

   他知道这次的退赛对他的影响有多大,也难以想象观众吃惊的反应。但他在接到南次郎的电话时,就已经等不及了,他不愿再失去一个亲人了。无论是之前的越前龙雅还是现在的卡鲁宾。

   他记得小时候在美国,龙雅带着他去偷邻居家成熟的橘子,结果被那只凶猛的大狗追了一路,尽管最后橘子偷到了,但童年悲惨的遭遇,让时至今日的他都对半人高的护家犬敬而远之。可就是这样一个,带着他一起玩激励他打球的哥哥,在他十岁时消失了。就像从未出现过一样。

   而卡鲁宾就在这时悄悄出现了,它不是最名贵的猫种,也没有好看的花纹。可卡鲁宾有让他珍惜的地方,它会趴在门边等候着上学的他回来,看他在南次郎的手上失败一次又一次。也会偷偷将他的网球叼走,在他需要时又调皮地带回来。

他曾经以为卡鲁宾会陪着他实现他的梦想,那时他就可以带着它一起看山顶的美丽风景。可他忘了,世上的一切都不可能永恒。之前的龙雅是,现在的卡鲁宾也是。


二 越前龙马方面

 

飞机飞入平流层,逐渐平稳。龙马闭上眼,想起了童年时光。南次郎每天都会拉他出去打网球,除开基本训练,就是不断的比赛。当然,他完全比不上南次郎,在南次郎大声的嘲讽中一次又一次的站起来又倒下去,目睹这一切的,除了院中的花草,卡鲁宾是唯一可以安慰他的。它会走到他身边笨拙地蹭着他,叼走他的网球,想让龙马站起来追他。它不过是什么都不明白的猫罢了,但它用它的一切让龙马开心起来。

飞机突然晃动了一下,接着就是不停地振动。若说之前飞机不过是遇到了一个小型气流,那么现在,飞机则到了即将坠落的危险时刻。龙马猛地睁开眼,耳畔回响着其他乘客惊恐的尖叫,他甚至看到有的人划着十字祷告上帝,他突然不知道该干什么。是尽力保持冷静?还是在惊叫中草草离世?都说在死前可以看完自己的一生,龙马居然有些期待这个跑马灯的环节。侧过脸,本以为一旁的老人早已吓晕过去,没想到老人却镇定如初。或许是感到了龙马迷惑的眼神,老人向他轻轻的微笑,礼貌地问道:“年轻人你现在很慌张吗?”在得到他肯定地答复后,老人接着说道:“那你最好和我一样将身份证明放在口袋里,让搜寻者更快地确认我们的身份。生命本就会结束,只不过时间的长短,而我们要做的除了让它更美好之外,也可以坦然地接受生命的轮回。珍贵本就在一点一滴中产生,不是吗?年轻人。”

鬼使神差的,越前龙马按照了老人的话去做,在机厢里极力保持冷静地听着其余乘客惊恐的叫声。有惊无险,飞机最终成功迫降。当龙马再一次踏在日本的土地上时,已是次日的下午时分。

三 越前龙马方面

走过国中时代熟悉的道路,一切仿佛回到从前。卖花大婶脸上的皱纹又多起来,专做拉面的师傅如今也坐到了门口,微笑地看着食客们走近又离开。一群身穿绿色青学校服的国中生笑着跑过越前的身边时,他开始渐渐明白那句话,生活在继续,而时间在一点点地离开。

走到家门口,越前看到卡鲁宾趴在门边,一如往日。此刻,落日余晖微微洒在卡鲁宾的淡灰的毛上,它轻轻地睁眼,看到了日思夜想的主人。它想像往日一样,扑进主人的怀抱,可它发现,连站起来都显得格外的困难。龙马看在眼里,不免有些心酸,他伸手抱起了卡鲁宾。熟悉的触感下,多了一份苍老和岁月的痕迹。

    向院内望去,南次郎和伦子倚在门上,看着因奔波难掩倦色的龙马。“我回来了。”南次郎嘴角轻扬“青少年回来了?这么晚不会是遇见了哪位可爱的姑娘了吧~”还是那么老不正经。无视掉南次郎的调侃,龙马踏入门内,温度暖得让他忍不住打了一个颤。

满室暖意,一如往年。可往年的那些人现在又在哪里呢?

 四   越前龙马方面

卡鲁宾在一个充满阳光的下午离世。

那时,南次郎和龙马正在院里的草坪上打球。多年未比一场的两人棋逢对手,终于不再是南次郎单方面让龙马输球。当一场比赛完后,南次郎望着已成人的儿子,感叹这时间的迅速。他不再是那个嚣张的世界冠军,而龙马也不再是那个只会被打败的年幼少年。

听见龙马的呼喊,他扭头望去,看见卡鲁宾安静地趴在走廊上,在樱花的清香中,悄悄地睡着了。只是这次,它再也不会醒来了。

晚上龙马窝在房间里不肯出来,南次郎拦住了担心的轮子,示意让他一个人好好想想。“他已经不是那个哥哥走了要哭几天的孩子了。”南次郎心中如是想到。

夜深人静。越前一个人走向无人的阳台。月光如织,在夜色的包容下更显温柔。他坐在走廊上,喝着偷来的清酒。淡酒入口,只觉更是悲伤,他不知道他是否应该借着酒劲哭一场,为了这个再也回不来的幼时伙伴。

他看着夜晚的庭院,记起卡鲁宾也曾在这个角度记录着他与南次郎的每一次比赛,尽管他总是需要卡鲁宾来安慰。他躺在走廊上,试着感受卡鲁宾的温度。真是的,走廊上一点都不暖和。在意识消失的前一刻,他听见一声软绵的叫声,一只小小的动物在光的那一边悠悠走来。勾起唇角。

“呐,欢迎回家。”

五   越前南次郎自述

接到老友愤怒的越洋电话,我摇摇头,只能替龙马打掩护。我知道龙马一定会回来,不会去管其他人的反应。我也明白如果我不这样做,卡鲁宾可能就再也见不到龙马了。

它的病是这个年龄的猫都会有的,生老病死谁都逃不过,更何况是一只十几岁的老猫了。卡鲁宾走得越来越慢,起初我还认为这不过是它太胖了走不动,可到后来才发现,其实是它太老了,已经没有力气在走下去了。于是我给龙马打去了电话,即使他的比赛到了最后关头。我想让这只陪了龙马整个童年的猫能再见他的主人一面,那它一定会走得更安详。

 六  卡鲁宾自述

猫的特性就是不恋家,但我想我一定是个特例。

当我被抱回这个姓越前的宅子时,我本想呆几日就如同前几次一样,找个时间溜走。但我的计划被打乱了。这都是因为那个叫越前龙马的孩子,这个宅子主人的儿子。

他那时正哭地上气不接下气,本着作为一只良心好猫的我,轻轻走近他,用最温柔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。他惊诧地望着我,摆明一副不认识我的表情。哼,我可是不会被打败的聪明猫。我蹭着他的膝盖,感受着他温暖的气息。

那个孩子抱住我,说着我听不懂的话,说着说着又开始哭了起来。欸,别弄脏我的毛啊喂。我无奈地闭上眼,那就多陪他一段时间吧。

没想到一陪就是这么多年。

我不止一次趴在走廊上晒太阳。三月,没了冬天逼人的寒冷,我走出了温暖的室内,也目睹了那个孩子和他的父亲之间无休止的比赛。一个无力的少年怎么打得赢强壮的父亲?不用思考我也想到这场比赛的结果。只是我没想到那个孩子这么不服输。总是被打趴了又爬起来再次训练。

真是倔强。

龙马到最后总是没有办法再站起来,都需要我去安慰他。我以为这会持续很久,可却是我想多了,那个孩子迅速成长起来,加入了职网。

院中的樱花开了又谢。又是一年年过去。嘛,果然还是老了吗?不知道还能陪哪个孩子多久。

这次龙马回来住了很久,在樱花初开的下午,我听到了熟悉的声音。果然,父子俩又在打球了。看着龙马的球技是越发熟练,想想这么多年他在职网必定也是风生水起。

困意袭来,我忍不住地想要闭眼。在樱花飘散的视线里,我看到了龙马展露的笑颜。果然,这小子还是这么好看。

要继续像这样开心下去啊,龙马。


评论

热度(7)